乌克兰亲俄官员遭汽车爆炸与杜金娜之死相同又是乌当局干的?

在彼此大打出手的状况下,乌克兰似乎对俄罗斯释放的“报复”警告嗤之以鼻,甚至表现出了“克宫越生气,基辅就越疯狂”的趋势。据光明网报道,俄罗斯控制的扎波罗热地区米哈伊洛夫卡镇的负责人苏什科,在一起汽车爆炸中身亡。

俄乌冲突爆发后不久,扎波罗热核电站周围的地区被俄罗斯军队和亲俄武装全面控制,同样持亲俄立场的当地官员苏什科,于今年4月被任命为该地负责人。事发时,苏什科正开车送其年幼的养女前往幼儿园,炸弹被引爆后,苏什科当场死亡,女孩未受到太重的伤。目前,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已下令对该事件进行刑事调查。

不得不说,提及袭击,大家或不由自主地想起就在前几天发生的,俄罗斯知名社会学家杜金之女杜金娜遇害一事。综合相关报道描述可知,不明身份的袭击者将炸弹放置在了苏什科所驾驶汽车的驾驶员座椅下,这与杜金娜被炸一事极其相似,甚至可以说就是相同的作案手法,故俄方初步认定此事也是由乌克兰特勤局策划的。

而就在苏什科遭暗杀身亡的前一天,另一名俄控区亲俄官员也遭遇了暗杀。据悉,在俄罗斯占领的赫尔松地区,俄方在当地代理政府的“国内政策”副局长伊戈尔的汽车,被一枚无线电控制炸弹击中,伊戈尔受重伤后被送往医院,目前生命体征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初,基辅方面就有意让乌克兰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全民皆兵”。冲突爆发前的几个月,大量乌克兰平民接受了乌军事情报局和特种部队的速成训练,不仅有枪械使用和修挖掩体,还包括简易爆炸装置的制作和放置,尤其是和无线电遥控炸弹的制作。

对于那些经过训练可以熟练掌握爆炸物制作的人,乌军方会交给他们部分炸药、雷管和消音手枪等装备,不排除就是这些人在俄控区制造了这两起袭击事件。

对于俄罗斯和亲俄武装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不好解决的问题,毕竟这种袭击手段十分隐蔽,而效果却颇为显著,能够有效定点清除目标人物,且在民间产生极大的不安全感。回想阿富汗反恐战争,虽然当年美军很快就推翻了政权,但在随后的十多年里,却被各类路边炸弹和简易爆炸装置袭扰了太多太多次,乃至最终陷入了“治安战”的泥潭。如果此类危险难以有效清除,那俄控区的治安与稳定必将成为制约和牵制俄方精力的一大难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